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封面新闻】钱仁风案受害者家属:不原谅钱仁风除非抓住真凶

【封面新闻】钱仁风案受害者家属:不原谅钱仁风除非抓住真凶

【封面新闻】钱仁风案受害者家属:不原谅钱仁风除非抓住真凶

图片来源:网络。

8月9日,云南省日新中路,侯老六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14年的痛苦、悲愤,甚至是憎恨,像一坨千斤铅块,灌进膝盖,站不起来。

他记不清这样跪过多少次了,从巧家县医院,到昭通市中院,整整14年,直至麻木,绝望。

这一次,他也觉得,“眼前并没有升起什么曙光”。

“我无法原谅钱仁风,我恨了她14年。”8月10日,侯老六颤抖着声音对封面新闻记者坦言,“我不想听公安(机关)‘时间久了、证据缺失、取证难’的说法,我只想听到他们抓到了真凶,让我女儿含笑九泉”。

往事正在午休,忽闻女儿被毒死

2002年2月22日,云南巧家县,晴。高原的天空,蓝得有些过分,县城里的柳条开始抽枝。侯老六脱去厚厚的棉衣,斜靠在沙发上,盘算着晚上给女儿炖一锅香香的排骨汤。

尽管他才24岁,但因为勤劳,在这座县城,他和妻子黄艳已自建了一幢3层小楼。一半出租,一半自住,每月有着可观的租金,平时还做着卖猪肉的生意,小日子越发舒坦。

叮铃铃……手机响了。“老六!快去县医院一趟……”电话那头,岳母“哇”地哭了起来,“磊磊出事了,快去医院看看”。

“出哪样事了?”“晓不得,你快去!”岳母哭得快要断气。磊磊,2岁半,是侯老六和妻子的爱情结晶,是个女儿。因为出生时,家里的房子刚好修到第三层,想着双喜临门,房屋材料又多是石头砌成,侯老六便给女儿取了个三个石头组成的男孩名字,希望她将来一步步高升,稳稳健健地走上人生路。

挂掉电话,侯老六抓起外套,跨上摩托就朝县医院奔。彼时,磊磊正躺在急救室,满脸发青,鼻子挂着氧气,医生正在抢救。

“咋了?我幺女子咋了?”侯老六一把抓住幼儿园园长朱梅的手臂,朱梅一脸惊恐,“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食物中毒”……

不久后,医生走了出来,“通知火葬场吧”。侯老六噗通一声跪下去,但得到的是几位医生的摇头。愤怒、悲伤和疑惑齐齐涌上心头,侯老六抓住朱梅,想给她一耳光,但被拉了下来。

通过朱梅的父亲朱明华转述,他才知道,幼儿园一并送过来的,还有2个小孩,他们可能是吃了什么,中了毒。

了断拿了4万赔偿,与朱家断了来往

抱着女儿已经冰凉的躯体,侯老六怎么也想不通,早上还笑眯眯跟他说再见的乖孩子,下午就阴阳两隔。

时至今日,14年过去,他仍然清楚记得,那天早上,女儿穿了件绿色的厚外套,坐在外婆的电瓶车后面去上学。

临出发前,他给女儿做了一碗面条,白味,女儿吃得干干净净。“我和我老婆分工很明确,早上我们到市场上摆好肉摊,我就回来给娃娃做早餐。我照顾娃娃的时间更多,和娃娃的感情最好,平时走亲访友,我都把她顶在肩膀上,她睡觉都睡到我手弯弯头……”

女儿去世第二天,幼儿园园长朱梅的父亲朱明华提着礼品,胆战心惊地上门道歉。

“老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们了。”一见到侯老六的父亲,朱明华就跪了下去。

侯老六的父亲和朱明华是老友,两人还带点亲戚关系,朱明华辈分小,叫侯老六父亲一声“大爸”。他提出,先拿3000元,把孩子安葬了,但被侯老六的岳母骂了出去。

下午,朱明华又请来一位当地比较有威望的长者当中间人,劝说两家私了,“事情闹大了,你侯老六的女儿也没了,朱家的女儿可能也要坐牢,你们都得不偿失”。

来探望的邻居也劝说,看在双方是熟人外加亲戚的份上,该理解的理解,该原谅的原谅。

侯老六沉默了,妻子黄艳哭昏过去。晚上,从派出所传来消息,导致女儿死亡的原因是投毒,嫌疑人是幼儿园做饭的小保姆钱仁风。

侯老六同意了朱家赔偿4万元的建议,并要求朱家给女儿找一个风水宝地,隆重下葬。

下葬时,他没去,妻子去了。他让妻子留一件女儿的遗物做纪念,但被老人打断,“不吉利”……

女儿入土后,侯老六对朱明华说:“从今天起,你不要来我们家,我不想看到你们。”

两家本来熟悉的远亲,就此断了来往。当晚,侯老六找出割肉的尖刀,磨得飞快。他想找到小保姆的家,狠狠揍她父亲一顿,“甚至是为女儿报个仇,大家同归于尽”。但这种想法刚一萌生,就被家人骂了回去。担心他出事,家里还特地安排了人手,每天看着他。

……两个月后的清明,女儿的坟头长起了嫩嫩的青草。侯老六牵着妻子,一起来上坟。

望着小土包和墓碑上的照片,两人再次崩溃。

疮疤“无法原谅钱仁风,除非抓住真凶”

一晃14年,侯老六和妻子又生了两个儿子。失去女儿的痛苦,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驻进心底。

2015年12月,10多年没来往的朱明华突然给侯老六打来电话,“老六,钱仁风被无罪释放了,投毒的可能是其他人”。

这,让侯老六逐渐结疤的伤口被骤然揭开。从朱明华口中,他才得知,钱仁风在狱中一直喊冤,最后找到了律师杨柱,杨柱免费代理她的案子,并找到朱明华、朱梅等人,重新了解情况。最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该案。

侯老六赶紧跟律师杨柱通了电话,了解了杨柱查出来的一些线索,了解了云南省高院重新审查的过程,更打听到了云南省高院决定对钱仁风进行国家赔偿的事。

侯老六哭了:“如果钱仁风不是凶手,凶手又是谁?在哪里?”今年7月9日,云南省高院领导当着媒体向钱仁风鞠躬道歉的镜头,让侯老六的伤口彻底被撕裂——“这么多年了,没有人给我道过歉,没有人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我活生生的女儿去了幼儿园,回来就是一具尸体,现在钱仁风都有人道歉,我呢?谁给我道歉?”

记者此前采访钱仁风时得知,她曾给侯老六打电话,请求见面,但遭到拒绝。

8月9日,钱仁风的国家赔偿裁定公布当天,侯老六第一次和断绝来往14年的朱明华见面,两人一起来到昆明,希望旁听云南省高院的发布会。

但是,他们没进到门。在等待了几个小时后,面对阴郁的天空,侯老六噗通一声跪倒在昆明日新中路,14年的痛苦、悲愤,甚至是憎恨,一并涌上心头,让他的腿像灌了千斤重的铅块,久久站不起来。

“当年说我女儿是钱仁风毒死的,是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现在说我女儿不是她毒死的,也是公安、检察院和法院。我恨了钱仁风14年,现在突然说凶手不是她了,让我相信哪个?我无法原谅钱仁风,我也不想见到钱仁风,除非公安抓住真凶。”

最新进展

投毒案受害女孩父亲:正式提交追凶请求

8月9日,钱仁风(曾用名钱仁凤)案迎来节点,钱仁风获国家赔偿172.3万元。

发布会后,该案的另两位受害者——幼儿园园长朱梅一家、受害女童侯磊(化名)的父亲侯老六,共同向云南省公安厅提交了请求追查真凶的诉求。

8月10日,记者了解到,云南省公安厅信访部门已经接收了两家的请求材料。

受害方:追查真凶,给死者一个交代

“我们同样是本案的受害者,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发布会旁听?”事后,面对众多媒体,侯老六失声痛哭。

下午4点,在钱仁风律师杨柱的陪同下,朱明华和侯老六一同来到云南省公安厅,提交了希望追查真凶的请求。

“我们希望省公安厅能将幼儿园被连续纵火、投毒的案件并案侦查,我们认为,纵火案的嫌疑人可能就是投毒案真凶。”侯老六说。

此前,朱明华也曾告诉记者,从2002年幼儿园第一次被盗窃,再被纵火后,他们就多次报案,希望当地公安能抓住纵火嫌疑人,但直至今天,14年过去,纵火案仍然没破。

在他们看来,向他家纵火的,只有两个人值得怀疑,“就是追求我女儿朱梅不成功后,盗窃我家东西的两个本县人”。

记者了解到,云南省公安厅信访部门接受了他们的请求。而在2016年7月13日,云南省巧家县还对朱明华发出了询问通知。钱仁风律师杨柱认为,这表明警方已对当年的投毒案重新启动侦查。

那么,此案目前调查到什么程度了呢?

8月10日,记者致电云南省巧家县公安局,该局新闻办工作人员没有否认网上关于此案重新立案侦查的说法,但他表示,不方便介绍情况。

律师:以公民的身份,提交4条线索

钱仁风的事,到8月9日,算是告一段落了。

但对于朱梅和侯老六来说,这只是该案的另一个开始。他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诉求,所以当天,他们请钱仁风的律师陪同到公安厅提交材料。

“我是钱仁风的代理律师,国家法律规定,我只能作为她的代理人,不能作为朱梅和侯老六的代理人。所以,我只能以公民的身份,到公安厅提交我知道的线索。”

律师杨柱说,他提交的线索共有4条:

第一条是2001年,追求朱梅遭拒的巧家县人罗某与谢某,两次联手翻墙进入朱家盗窃,分别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2002年1月24日出狱。巧合的是,二人出狱后一个月内,朱家先是一辆摩托车被纵火烧毁,随后幼儿园发生了投毒案。

第二条是,朱梅家此后先后被纵火4次、烧毁摩托7辆,最后一起纵火案发生在杨柱第一次赴巧家县调查的2010年,朱梅的表哥刘勇与表侄刘鑫豪翻窗才从火海逃生,朱家老屋至今保留着当年火烧的痕迹,“令人诧异的是,5次纵火作案手法如出一辙,均为点燃摩托车油箱纵火。”

第三条是,2010年,杨柱作为钱仁风的代理律师赴巧家县城调查时,一名年轻女子突然冲到他与朱梅一行人面前,问“是不是要翻案了”,当场威胁朱梅。杨柱说:“后来我才知道,该女子是罗某的妻子。”

第四条是,他从曲靖市一名退休警察处获悉,投毒案发生后,罗某曾骑一辆红色女士弯梁摩托,到曲靖麒麟区一朱姓农户家中,住了很久才离开。

“综上所述,我觉得此案应该把投毒案和纵火案进行并案侦查。”他说。

最后,杨柱说,来自云南省高检的卷宗显示,当年办理钱仁风案件时,还有3名警察涉嫌笔录造假。这3人目前仍在当地工作,其中两人还升了职,他会向云南省高检建议调查3位警察。

 

【封面新闻】钱仁风案受害者家属:不原谅钱仁风除非抓住真凶: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