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国家统计局回应7月部分经济指标增速放缓:受洪涝高温等影响

国家统计局回应7月部分经济指标增速放缓:受洪涝高温等影响

国家统计局回应7月部分经济指标增速放缓:受洪涝高温等影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8月12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7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数据。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盛来运今天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关于7月份的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我想借用总理曾经讲过的一句话“形有波动,势仍向好”,这能够比较好地概括7月份的经济运行的特征。

盛来运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行有波动”是说一些经济指标有所回落,但主要是因为国内外经济仍然处于深度调整中,国际经济形势复杂,国内经济形势恢复不如预期等。从国内来说,处于经济调整的关键阶段,调整政策还在释放,7月份还受到洪涝灾害、高温酷暑天气等特殊情况的影响,导致出现数据波动,有失正常也在预期之中。“势仍向好”是说虽然增速回落,但经济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大势没有改变。工业增速虽回落0.2个百分点,但从环比增长来看是加快的。服务业继续保持较快增长,7月份服务业生产指数接近8%,就业和物价指标非常稳定。7月份,由于大学毕业生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城镇调查失业率略有上升。25-59岁是从业人员的主力,这个阶段来说,总体失业率下降。7月份CPI上涨1.8%,环比上涨0.2%;1-7月份CPI上涨2.1%,所以物价形势总体稳定。

“总的来看,尽管7月份部分指标增速有所放缓,出现了一些波动,但经济运行仍在合理区间,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有好的大势没有改变,所以‘形有波动,势仍向好’”盛来运说,下一阶段要坚定不移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盛来运称,目前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继续深入推进,从产业结构角度来看,服务业增速继续快于工业,一、二、三产的协调发展更趋明显,工业向中高端迈进的步伐在加快,从需求结构看,投资增速虽然回落,但是投资结构继续优化,高耗能投资在下降、高技术产业投资增长加快。

民间投资下降与市场准入和洪灾都有一定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继续走弱,民间投资连续第二个月负增长。数据显示,中国1-7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8.1%,不及预期的8.9%,前值为9%。而1-7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1%,增速比1-6月份回落0.7个百分点。7月单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去年增长-1.2%。

对于并不特别理想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盛来运表示,民间投资增长2.1%,回落了0.7个百分点,比1-6月回落幅度收窄0.4个百分点,这个角度来看,各地加大民间投资的工作还是有成效的。

他认为,民间投资回落与市场的周期性调整有关系,世界经济仍处在深度调整之中,复苏疲软,出口压力比较大,国内传统产业和市场有效需求间的矛盾还比较突出,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降幅虽然收窄,但还是在下行,传统行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还是比较低,多数传统行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不到3%。面临这样的市场环境,一些企业家投资的积极性不是很高。

其次,民间投资回落与制度的准入有一定的关系。新兴产业和一些服务业,目前还处在上升期,发展空间比较大,民间资本还是愿意投的。但改革还需要一个过程,所以一些服务业,包括电信、油气,民间资本不容易进入。

此外,还与资金来源和洪涝灾害有一定关系,民间资本的来源渠道主要靠自筹资金,银行贷款这边尽管政府做了很大努力,但是调研中发现一些民营企业家反映还是存在着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今年的平均气温比常年同期高0.9度,是自1961年来的第三高温天气,再加上洪涝灾害的影响,也影响一些工程项目的施工进度。

“固定资产投资的下行还是要全面地看。从中长期角度看,经济进入发展新阶段,结构在调整,传统行业投资的空间肯定在收窄,所以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长期趋势角度来看下滑有一定合理性,这种增速回落是有利于调结构、转方式。”盛来运说。

同时,他指出,从后期角度看,虽然有压力,但是也有支撑投资稳定增长的有利条件。国务院此前专门下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有关工作的通知》,各地在积极落实,政策效应在继续发挥。另外,基础设施投资在我国还有很大空间。基础设施投资在这个阶段是稳投资的重要“压舱石”。

房地产分化调整的走势和格局还会延续

关于房地产市场近期的表现,很多分析师说房地产周期处在下行阶段,因为近期房地产的销售和投资开始回落。盛来运则表示,这几个月的房地产市场确实有一些变化,比较明显的特点是房地产销售继续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但增速在回落。房价这两个月涨幅有所放缓,分化比较明显。这两个特点是目前房地产市场显现出的新情况。

他表示,1-7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长26.4%,销售额增长39.8%,增速比上两个月有所回落,但还保持了有力增长,有利于房地产去库存。房价涨幅有所回落,由于前期的购房需求集中释放,加之近期部分城市的房地产政策有些收紧,所以房地产价格有所回落,但分化特征比较明显,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房价相对比较坚挺,三、四线城市的房价,这一轮涨得不是很多,主要是库存量比较大,价格最终取决于市场供求关系。

盛来运认为,目前房地产市场总体稳定,分化调整的走势和格局下一阶段还会延续。而这种分化调整有利于房地产去库存,有利于房地产长期稳定健康发展。要说处在什么阶段?因为房地产是地域性很强的、很特殊的一个产业,全国各个地方的差异比较大、情况也不一样。但有一点结论是可以得出的,高增长和普增普涨的阶段已经结束,房地产现在进入了分化、调整、优化的阶段。它仍然是支撑国民经济发展很重要的一个行业,从今后调整角度来讲,一定要适应房地产本身的运行规律,要注重因城施策、因地制宜。

辽宁GDP为何负增长?老国企历史包袱重 重化工业占比高

今年上半年,辽宁省GDP同比下降1.0%,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盛来运表示,辽宁省经济运行的深度调整,既有国际国内大环境因素的影响,也有辽宁自身产业结构和体制方面的一些因素。

盛来运说,中国经济近两年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产业分化、地区分化比较明显。那些经济结构多元化,改革创新力度大,转型升级动手早的地区,经济表现相对比较稳健。但产业结构相对比较单一,国有企业比重比较大,尤其是重化工企业所占比重比较大的地区,确实面临着下行压力。

在这一轮调整中,辽宁省的调整幅度比较深。从大环境角度来讲,国际经济处于深度调整,复苏比较缓慢,对辽宁省的出口带来较大的压力。从国内来看,我们正处在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传统产业过剩和市场有效需求成长不足的矛盾还是比较大,传统产业调整的阵痛还在释放。这样的大背景环境下,辽宁不可能不受到影响。

“辽宁自身的产业结构、经济结构,也是调整幅度比较深的重要原因。”盛来运说,辽宁是我国著名的老工业基地,重化工业占比较高,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重化工比重占比将近80%,比全国高近10个百分点,而且国有企业占比也较大,老国企的历史包袱比较重。在这一轮调整中,恰恰是重化工产品价格调整深度最深,所以不可避免的给辽宁经济带来下行压力。

从具体的指标看,辽宁省的固定投资增速下滑幅度都比较大。盛来运分析说,这实际上和辽宁这几年加快城镇化发展有关。辽宁省的城镇化率将近68%,仅次于北京、上海、广州,在全国排第四,城镇化率比较高。在“十二五”期间,由于城镇化的发展,房地产的扩张,辽宁的基础设施发展的比较好,房地产基数也比较高。进入“十三五”以后,这一轮房地产的调整,由于它原来的基数比较高,从数据表现来讲要比其他地区下降得多。所以辽宁的经济调整是有特殊的经济原因,既有周期性因素影响也有结构性因素影响,还有基数效应的影响,总体是在调整过程中。

盛来运表示,目前,辽宁的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不过,辽宁省委省政府坚决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一方面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方面非常注重职工的妥善安置,所以虽然经济增速在回落,但民生指标表现还可以,就业、收入、物价总体稳定。

从近两个月数据观察看,辽宁经济有企稳的迹象,指标降幅在收窄。辽宁是老工业基地,技术基础比较雄厚。省委省政府又特别重视,利用这次调整的机会加大结构改革的力度。“相信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包括辽宁在内的东北地区的经济会再现往日老工业基地的雄风。”盛来运说。

国家统计局回应7月部分经济指标增速放缓:受洪涝高温等影响: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