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一周声音|落马贪官:房地产商都是势利小人 没权之后他们躲着走

一周声音|落马贪官:房地产商都是势利小人 没权之后他们躲着走

一周声音|落马贪官:房地产商都是势利小人 没权之后他们躲着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外逃贪官生活素描:以为是天堂 原来是地狱

6月12日,中纪委网站刊发辽宁省凤城市原市委书记王国强忏悔录,王国强称外逃这条路是死路一条,将外逃美国的生活描述为“整天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美国不是天堂,更不是浪迹天涯、逃亡天涯的王国强的天堂”。

王国强称,在美国期间,我不敢去看病,护照不敢用。别说去医院,连药都买不到,因为在美国买治病的药都需要处方,都需要持护照才能见到医生。我们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那可真叫一个惨呀。

军报:吴建民一些观点虽不能苟同 但中国需不同声音

6月18日凌晨4时许,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原院长吴建民在武汉因车祸不幸去世。吴建民去世的消息传开后引发各方关注,包括解放军报、外交部欧洲司和胡锡进也先后发声。

《解放军报》法人微博“军报记者”于6月18日11时36分以“综合网友”的来源发布微博称:“吴建民曾担任过毛泽东等领袖的翻译。他的一些观点,我们虽然不能苟同,但是今天开放的中国、自信的中国需要不同的声音,并在观点交锋中去伪存真,凝聚爱国的共识与行动。逝者安息。”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今日14时许就吴建民逝世发表微博表示:正在欧洲出差。清早惊悉吴建民大使因车祸离世,深为震动。生命脆弱,危机如影随形。听说与他同去的还有武大一位院长。同惜。吴大使与我有过论争,然而我相信,多元观点并存是中国社会最宝贵的正元素之一。愿仙逝的吴大使走好。

新华网:官员发朋友圈有自主决定权

6月17日,新华网就外界热议官员发微信朋友圈发布一篇评论文章指出,官员是一种公领域内的身份,但在微信里,他也是以一个普通用户的身份存在。发多发少,发什么不发什么,个体拥有自主决定权。公众没有必要因为是官员就对他的朋友圈格外关注,对他的一举一动过度敏感。如果过度关注,则多少反映出公众对公私之间的界限存在误解。

文章称,很多公众认为,官员应该多晒晒朋友圈,利用微信更好的开展工作,如果自愿那也无妨,如果不愿多发,公众也无需过度敏感。毕竟,朋友圈并不是工作空间。

国防部回应海军舰艇航经日本邻近海域:符合国际法

据国防部新闻局官方微博消息,国防部新闻局今日回应日本媒体关于“中国海军舰艇航经日本北大东岛毗连区”的报道时表示,中国海军舰艇在正常航行期间通过日本邻近海域,完全符合相关国际法原则。

有媒体问:据日本媒体报道,6月16日下午,中国海军舰艇航经日本北大东岛毗连区。请予以证实。

国防部新闻局表示,我们注意到日本媒体有关报道。6月16日,中国海军舰艇在正常航行期间通过日本邻近海域,完全符合相关国际法原则。对于近期日方一再无端炒作中国海军舰艇合理合法的活动,我们深感不解。

李克强痛批保证金泛滥:我最初听到时还以为是段子呢!

6月1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用“啼笑皆非”形容工程建设领域中形形色色的各类保证金。他特别强调,不能以信用名目增加社会信用成本。

“你们看看,居然还有信用保证金、文明施工保证金、磋商保证金等等。我到基层调研最初听到时还以为是段子呢!”总理翻着手中的文件说,“现在看来真有其事,各种保证金名目繁多。有些表面上打着安全、信用的名目,最终反而让社会信用成本变得更高了!”

当天会议部署清理规范工程建设领域保证金,降低企业成本、营造公平竞争环境。有关部门负责人在发言中说,目前工程建设领域保证金不仅收取名目繁多,也存在占用资金数额巨大、返还时间较长等问题。

“企业相互交易如果要收取保证金,那是市场行为,但政府制定相关规定收取保证金,这有悖市场经济原则。”李克强说。

人民日报:大众要从大局出发理性理解教育公平

《人民日报》6月16日刊发评论文章《教育公平绝不是平均主义》,其中指出教育公平绝不是平均主义,只有采取不同政策使弱势群体得到政策的优惠,才能真正促进教育公平。

文章称,教育公平绝不是平均主义,只有采取不同政策使弱势群体得到政策的优惠,才能真正促进教育公平。当然,实施倾斜政策重点应在增量上下功夫。要增加对西部地区、包括不太发达的中部地区的教育投入,改善办学条件,提高师资水平。在高校招生政策上也要根据人口的变化,在保持存量、提高增量的基础上,上调那里的名额。同时减少不合理、不必要的加分,使得政策倾斜能够真正落实,同时又保障了总体公平。

文章认为,总之,在促进教育公平时需要考虑全国大局,结合我国国情,照顾到民众心理。大众也要从大局出发,理性地理解教育公平,维护教育公正。

落马贪官:房地产商都是势利小人 没权之后他们躲着走

2016年5月18日,位于海口市白龙路的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琼海市原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朱允彦受贿案。

2003年3月,朱允彦被任命为琼海市副市长,主管全市工程承建、房地产项目规划报建等工作。《检察日报》6月16日的一篇报道展现了朱允彦“十年受贿曲线图”:2007年7月,朱允彦一次受贿两万元;2008年,他三次受贿共计45万元;2009年,他五次受贿共计229万元;2010年,他受贿110万元以及一辆价值14万余元的轿车;2012年,他受贿8万元;2013年,他受贿1万元。

《检察日报》的报道还称,也许有人会问:2011年以后,朱允彦受贿的数额及次数明显少了,是反腐大势使他有所收敛,还是他感到所收钱财足够安享晚年?其实都不是,2011年2月他升任琼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手中没了实权,用他自己的话说,“房地产商都是势利小人,你有权时他们整天围着你转,千方百计‘孝敬’你,一旦你没有权,他们看见你都躲着走。”

人民日报:“唯我独尊”常导致一把手“不得善终”

6月13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发表署名侯立虹的评论《一把手怎样名副其实(思想纵横)》。

文章称,做好一把手,还必须掌握好“把”的界限,分清哪些能“把”、哪些不能“把”。有的一把手以为自己是“老大”,把单位当成“领地”而为所欲为,把公权变成私权而我行我素,把自己的话当政策而狂妄自大,把单位变成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这种唯我独尊的权力把持很危险,往往导致一把手“不得善终”。

复旦教授:宏观经济分歧那么大 统计局负有主要责任

6月18日,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十周年庆典上发表演讲时直言,统计局公布的宏观数据“个人感觉还是问题很多”。

一周声音|落马贪官:房地产商都是势利小人 没权之后他们躲着走: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