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ISIS或将进入2.0时代而不是毁灭

ISIS或将进入2.0时代而不是毁灭

ISIS或将进入2.0时代而不是毁灭

当地时间2016年7月17日,伊拉克迈赫穆尔,伊拉克军队针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展开军事行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ISIS去死!”,在美国迪尔伯恩为纪念法国尼斯恐怖袭击受害者而举行的游行活动中,阿拉伯裔美国穆斯林抗议者高喊着这一口号。就在民众呼吁敲响这个伊斯兰极端宗教组织的丧钟时,美国国务卿克里也表示,ISIS正在溃败,即将迎来毁灭。

针对尼斯等地的一系列袭击是“敌人的绝望行动”,他们四周的“绞索正在收紧”,周日克里在接受CNN一档节目采访时表示,“他们在各地活动,但他们做成事的能力没有增长。他们正在萎缩。”

克里的评论引发了一个个疑问:有哪些人可以被归类成ISIS圣战分子(毕竟至少近期这些袭击者跟ISIS大本营的联系并不大)?怎样来定义ISIS的灭亡?

尼斯等袭击事件发生在ISIS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之际。6月26日,ISIS刚刚丢失了其在伊拉克的大本营费卢杰。

美国总统奥巴马反ISIS任务的特使Brett H. McGurk5月曾告诉国会,ISIS在伊拉克损失了48%的地盘,在叙利亚损失了20%。

相关阅读:版图急速缩水 ISIS18个月丢失四分之一领土

然而,与此同时,全球各地与ISIS有关的恐怖袭击活动越来越频繁。过去三周,ISIS宣称对多起大规模恐怖袭击负责。6月28日,伊斯坦布尔机场系列袭击导致至少41人死亡;7月1日,武装分子持枪袭击了一家孟加拉餐厅,并劫持了几十名人质,最终28人丧生,其中包括20名人质;两天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遭遇自杀式炸弹袭击,导致至少281人死亡,成了自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以来该国伤亡最惨重的恐怖事件;7月14日,一辆白色卡车冲进了法国南部港口城市尼斯市观看国庆节焰火的人群中,导致至少84人死亡。

在被主持人质疑如此频繁的袭击至少在公众眼里不像是ISIS濒临灭亡的迹象时,克里答到,ISIS的“版图”缩小与他们煽动追随者是两码事。

“如果人们是受鼓舞的,那他们就是受鼓舞的,”他说,“但位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ISIS正面临巨大压力,这是事实……如果你说一个人有一天突然站出来杀了人就被说成是ISIS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例子,我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

克里的声明与华盛顿一些情报专家的看法并不那么一致。一名高级政府官员最近曾告诉CNN,ISIS可能会在世界各地展开更多袭击,尤其是针对机场和购物区等所谓的“软目标”。

“这并不是疲弱或者绝望的迹象。他们正在适应一个全新的策略。”这名官员说。

包括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分析师Aaron Stein在内的一些分析师表达了类似的看法。Stein说ISIS正在为2.0版本做准备。“战场上他们正在溃败这绝非幻象,”他告诉《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有关ISIS2.0计划现在的问题是:在这两个地方(伊拉克和叙利亚)失利后,ISIS会转向何方?”

他说趋势已经显现出来,以十年前被美国军队和逊尼派同盟打败后再度活跃的基地组织为例,ISIS“不需要多久就会重新崛起”。

按照Stein的说法,在费卢杰被“完全解放”后半个月发生的尼斯袭击,或许可以被视作是ISIS2.0版本下的一个代表性事件。

正如《纽约时报》指出的那样,尼斯袭击发生后不久,当局就立刻在没有多少证据的情况下,得出了凶手很可能是与“激进伊斯兰主义”有关的恐怖分子的结论。ISIS两天后才宣布对该事件负责,但在其“官方”声明中仅仅提到他是听从了号召的“ISIS战士”,并没有对他与ISIS的关联做具体描述。时至今日,法国当局仍在调查他是否与ISIS有直接关联。

专家称,像尼斯袭击案中这样的潜在恐怖凶手还有很多。William McCants是布鲁金斯学会学者,也是《ISIS启示录》一书的作者,他对《纽约时报》称,有大量“与ISIS没有组织上的关系,但以其名行谋杀之事的男人和女人”,这些人属于无信仰的罪犯或者社会上的边缘人士。在ISIS向“2.0”转型的时候,这些被他称作“类ISIS”(ISIS-ish)的“反叛者正在寻找目标。”

相关阅读:连吃败仗的ISIS为何要在土耳其发动恐怖袭击?

ISIS或将进入2.0时代而不是毁灭: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