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我要发言”著名律师王工病逝 系首位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律师

“我要发言”著名律师王工病逝 系首位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律师

“我要发言”著名律师王工病逝 系首位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律师

图片来源:网络。

7月21日清晨,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发出讣告:“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工先生于2016年7月19日14时因病医治无效于安徽省蚌埠市逝世,终年87岁。尊重王工先生之生前遗愿和家属意见,丧事一切从简,今天上午7时30分在安徽省蚌埠市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后火化入土为安,不举行其他任何仪式。”

律师同仁在这份讣告中评价:“王工先生是一位好律师、好老师、好前辈、好榜样;是离休老干部,但一生工作勤奋,不断学习,始终奋斗在第一线;是一位真正的共产党员,一生严以律己,艰苦朴素,生活清贫。他为民主、民生、法治而‘我要发言’的精神永存”。

历史资料显示,王工是第一位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律师;第一位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即席发言的全国人大代表;第一位提出《律师法》立法议案,建议建立完善的律师制度的人。

王工生于1929年,本名兆晃,1949年参军后改名王工,曾任《人民海军》杂志编辑、记者。1957年,王工转业至安徽蚌埠,后被打成右派,1963年平反。1978年,调入安徽省蚌埠法院,从协助校对、书写判决文书开始,年届五十的王工与法结缘。

1979年,王工成为“文革”后第一批执业律师。据《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王工首先在淮河流域办案,因攻克“疑难杂案”而声名鹊起。此后,他被聘为国家水利部、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法律顾问、中国水法研究会研究员,活跃在各大江大河流域。不久,王工相继被选为所在区、市人大代表,1988年在安徽省人大差额当选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这是律师进入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开始。

1988年3月,两会召开在即,王工与梅养正、晋辉、廖瑶珠的名字出现在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名单之中,成为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律师。

据《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当年政府工作报告结束后,大会主席习仲勋例行询问:“哪位代表对《政府工作报告》有意见?”王工律师立即举手示意:“我要发言!各位代表,请允许我遵循选民意愿,分别对有关报告的决议简要陈词,先对政府的三个报告的决议讲几点:第一,一手抓改革和建设,一手抓法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产生的中央和地方政府,要做带头宣传宪法、遵守宪法、保证宪法实施,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模范。要带头做反对腐败、奢侈,厉行勤俭、廉洁,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典范……”最后几句话,王工高声呼喊:“民大还是官大?法大还是权大?我们的口号是:人民万岁、宪法神圣,一切权力归人民!”

报道称,在表决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王工再次即席发言,阐明他的观点:全国人大必须循名责实地成为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必须循名责实地成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常设机关,应该切实有效地履行宪法规定的监督职责“监督宪法的实施”“监督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工作”。

《红旗》杂志写道:代表即席发言……博得了广大代表热烈的掌声,无疑是对这种民主行为的赞赏。人大被讥为“橡皮图章”、“表决机器”的现象已成为过去。《半月谈》也对此评论:人大代表在万众瞩目之下从代表席上站起来公开发表不同意见。这一非凡的举动再一次预示着一个法治时代的到来。

2012年8月3日,为王工庆祝八十三岁生日后,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才亮在博客上发表文章称,“我要发言”并不仅仅是在大会说几句话那么简单,而是“一个社会是否有公民话语权的问题”。他指出,“ 如果公民有足够的知情权和话语权,政府决策的失误将减少很多。现实是尽管国家出台了多个文件要推进社会主义民主,但政府决策的公开与民主依然很难,决策前充分地尊重民意更难。”

他写到,“我要发言”还包括了民众对于政府决策的监督和纠正功能,“我要发言成为绝唱,不仅仅是失去了一个人民代表大会上代表自由发言的机会,更重的是失去了社会监督。”

他还写道,“我要发言”是公权力者民主的动力。“如果民众能对于政府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等方面享有话语权,政府的决策将会更公正、公平、科学。反之,如果人民代表都不能自由的发表意见,民主就是一句空话。”

“我要发言”著名律师王工病逝 系首位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律师: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