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被指“骗子” 20年前遭遇特朗普“咸猪手”的女子要讨回公道

被指“骗子” 20年前遭遇特朗普“咸猪手”的女子要讨回公道

被指“骗子” 20年前遭遇特朗普“咸猪手”的女子要讨回公道

1993年1月10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住所里与化妆师哈斯(左)等人合影。来源:波士顿环球

特朗普一桩陈年强奸未遂案随着总统提名人身份的确认再起波澜。一名曾在1997年指控他强奸自己的女子近日打破沉默,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要求对方道歉。

哈斯(Jill Harth)是纽约的一名化妆师,还拥有一家自己的公司。近20年来,她一直对特朗普曾追求过她,以及把她按倒在他女儿床上意图强奸一事保持沉默。

随着特朗普在初选中势如破竹,哈斯也频频被美国各电视网络接触,但她始终选择沉默,一直到特朗普在5月说她的指控“不道德”,以及其女儿伊万卡接受采访时表示其父不是“咸猪手”,哈斯感觉自己被贴上了“骗子”的标签,于是她选择发出声音。本周二,哈斯在纽约接受了《卫报》长达一个小时的采访,决定回忆那一段不堪的经历。

1992年12月的一天,哈斯和当时的男友胡拉尼(George Houraney)与特朗普一起参与业务讨论。两人希望特朗普赞助哈斯参与的一项名为“美国梦挂历女郎”(American Dream Calendar Girls)的比赛。根据哈斯的说法,从见面的第一刻起,特朗普似乎就对她本人产生了兴趣。

“特朗普在会面过程中一直盯着我看。就连乔治(指男友胡拉尼)讲话时,他也盯着我看,”哈斯在法庭证词中说。第二天,三人在广场饭店的橡树屋餐厅共进晚餐时,特朗普的挑逗转向身体。“他不是在桌子底下摸我,就是在吹嘘自己认识多少名人。”

到了1993年1月,哈斯和胡拉尼在特朗普的佛罗里达豪宅Mar-a-Lago参加一场庆祝派对,顺便签署合作协议。完毕后特朗普表示要检查这些他赞助的女孩的质量,便趁机把哈斯拉进女儿伊万卡的房间里,并实施猥亵。

哈斯事后表示,非常不情愿回忆不堪往事,因为这段经历让她非常痛苦,也影响了她的婚姻。

她还回忆道,当时特朗普刚与第一任妻子伊万娜离了婚,正和后来的第二任妻子Marla Maples交往,这时的他居然还试图说服自己离开胡拉尼。

“特朗普极力劝我离开男友,电话中很多花言巧语,还不惜贬损胡拉尼:你还跟那个屌丝混什么,你得和我在一起,你需要进入更大的圈子。”但哈斯说自己有坚定的信仰,并未让对方得逞。

1997年,哈斯在指控特朗普对自己猥亵数周之后就撤销。在那之前,特朗普和哈斯胡拉尼就商业纠纷达成和解。胡拉尼称特朗普违反了合同,单方面退出“美国梦挂历女郎”赞助。胡拉尼原本索赔500万美元,但特朗普以低于该数额的赔偿解决了纠纷。

此事就这样过去了20多年。直到去年特朗普宣布竞选时,哈斯还为自己认识的人可能当上总统而兴奋。但是她在参加了最近一次特朗普支持者的集会后改变看法。在参加前,哈斯的想法是,“别担心,我不会说他坏话的,都过去了,我们彼此还很友好。”

一直到《纽约时报》在今年5月刊文报道了特朗普与众多女子关系。包括哈斯在内的数十名女性眼中的特朗普热衷挑逗,无休止地评论女性的外表,令人不安。

特朗普在后来否认媒体关于那桩陈年强奸未遂案的追问,他说哈斯的指控“毫无道德”。而哈斯后来回忆说,他的团队还向她施压要求收回此前对老板不利的说法。

“他的团队要我公开否认我之前的指控,要我说是捏造出来的。”但特朗普的团队否认了哈斯的这一说法。

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的说法让她进一步感到沮丧。伊万卡对《纽约时报》的这一报道评论说,“我爸爸不是个‘咸猪手’。”

“我能理解伊万卡一心要维护父亲,但当年她才10岁,她知道什么?”

特朗普一家的言行让哈斯感觉受到了诽谤,等于在伤口上撒盐。

而特朗普的团队则强调这位女士对特朗普看法的前后不一致,还拿出了从2015年到2016年1月之间的邮件以示证明。

这些邮件显示,哈斯对特朗普存在好感,甚至还询问在他的团队中担任化妆工作。哈斯在其中一封邮件中这样写道,“我还想表达对唐纳德及团队的支持。我准备为他的形象设计服务,让他更完美地出现在高清电视机前。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形象有多重要。”

而在另一封邮件中,哈斯还赞扬特朗普重塑美国掀起的努力,并表示自己坚定站在他这一边。

对于这些邮件,哈斯回应说,都是在特朗普质疑她的诚信问题数个月之前发的。她还为自己的商人身份辩护,认为说那些话是为了给公司招揽生意。

最重要的是,特朗普动用团队和家人为自己辩护,是她决定打破沉默的原因这一。

“没有人帮我说话,我只能为自己出面,我现在又陷入经历过的痛苦回忆了。”

特朗普的一名资深顾问Michael Cohen回应《卫报》的询问说哈斯存在诚信问题。“特朗普先生否认哈斯女士的所有指控声明,这些24年前的指控缺乏道德和依据,”他说。

胡拉尼和哈斯在高中时代就认识。除了目睹三人首次见面时特朗普对哈斯在言语上的挑逗外,胡拉尼并未见证后者的其他骚扰行为。但他完全相信哈斯,“我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我很了解她,这种事情她是不会胡编的。”

在最近的采访中,哈斯最后表示,自己对特朗普没有太多要求,“如果他能对我道歉,那最好不过。如果他不想说什么,那至少不要说我是个骗子。”

被指“骗子” 20年前遭遇特朗普“咸猪手”的女子要讨回公道: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