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政变未成余波难平 土耳其难与西方再“亲密”

政变未成余波难平 土耳其难与西方再“亲密”

政变未成余波难平 土耳其难与西方再“亲密”

2016年7月22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名男子在一次支持总统埃尔多安的集会活动上高举他的头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此次未遂政变前,土耳其与西方的关系似乎很融洽。美国依托在土耳其的基地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进行空中打击;欧盟与土耳其达成了“难民协议”;土耳其还在努力寻求加入欧盟。然而,未遂政变后,一切似乎都不同了。

西方的担忧

西方媒体的报道处处透露着担忧。政变被挫败后,西方媒体用“报复”“镇压”“清洗”等字眼描述埃尔多安政府的处置方式,突出参与政变的军人遭殴打、赤裸捆绑等画面。

西方领导人纷纷表示支持土耳其民选政府、反对政变,但是也忍不住告诫埃尔多安“不要走得太远”。

美国国务卿克里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与欧盟国家外长会晤并举行记者会,表示支持把政变者绳之以法,但是“我们告诫(土耳其政府),不要走得太远”。

据“土耳其之声”19日报道,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当天表示,土已正式向美国提出,引渡被认为与此次未遂政变有关联的宗教领袖葛兰。不过,美国方面表示需要土耳其提供确凿证据。此外,还有声音指责美国在幕后支持政变。针对这种论调,克里强调,美国愿意协助土耳其调查未遂军事政变,但关于美国在这次政变中扮演任何角色的暗示或指责都“完全不实”,会损害美土双边关系。

“土美关系站在了危险的十字路口。”CNN网站文章的这一论断同样适用于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

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指责土耳其当局正在对反对派和批评人士进行报复,他还形容土耳其有关是否恢复死刑的讨论令人“深感担忧”。欧盟警告说,土耳其恢复死刑将意味着土耳其加入欧盟谈判的终结。

不过,为了加入欧盟已经努力了十几年的土耳其这一次似乎不再理会欧盟的警告了。埃尔多安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恢复死刑需要议会根据宪法程序做出决定,“如果议会领导人同意就此讨论,我作为总统会批准议会做出的任何决定”。

长久的矛盾

事实上,土耳其与美国和欧盟的关系一直磕磕绊绊。

CNN网站文章指出,过去几年中,美土关系其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双方对于叙利亚问题、“伊斯兰国”问题、库尔德问题以及埃尔多安的执政风格都有分歧。2003年,美国想从土耳其借道进入伊拉克时就遭到拒绝。直到去年,土耳其才允许美国的战斗机和军用无人驾驶直升机使用该国南部的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来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则近乎尴尬。土耳其自2005年就开始与欧盟进行入盟谈判,但是一直不顺利。“欧盟一直说土耳其不符合条件。但是随着许多东欧国家加入欧盟,拥有近7000万穆斯林人口的土耳其逐渐明白,欧盟根本不会接纳自己,所谓不符合条件只是借口。”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土耳其与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这些年可以说龃龉不断。”李绍先说,“一方面,埃尔多安在政治上具有很浓的伊斯兰色彩。这一点,西方看不惯。而且埃尔多安一步步巩固了自己的权力,西方甚至称他为‘苏丹’埃尔多安。另一方面,在外交上,土耳其与西方的目标也不一致。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初期,双方目标一致,都要推翻巴沙尔。但是,‘伊斯兰国’出现以后,西方的目标变为消灭‘伊斯兰国’,而土耳其却是把‘伊斯兰国’看做制衡库尔德的力量。此外,在难民问题上,土耳其与欧盟也有矛盾。如今欧洲的难民危机在一定程度上与土耳其的‘开闸放水’是脱不开干系的。”

“前阵子土耳其对西方的缓和姿态只是策略性的。一方面,土耳其在库尔德问题以及与俄罗斯的关系上陷入被动;另一方面,欧洲也做出了一定让步。”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与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糟糕的未来

“土耳其不仅入欧盟完全无望,和西方关系也只会变糟。”殷罡说,“此次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开始了彻底的整肃行动,试图改变司法系统和教育系统。接下来,埃尔多安应该还会修改宪法谋求连任。总而言之,土耳其进一步伊斯兰化势在必行。而这是美国和欧盟难以忍受的。”

“目前,埃尔多安执政的最大威胁就是葛兰及其领导的‘葛兰运动’。该组织通过控制的媒体等渠道,指责埃尔多安想专权的政治野心,给埃尔多安造成很大的困扰。土耳其已经正式要求美国引渡葛兰。美国则要求土耳其提供证据。在可预见的未来,土耳其与美国之间必定会因此增加摩擦。”李绍先说。

不过,长远来看,李绍先认为,土耳其与美国和欧盟的关系不会糟到崩盘。他说:“大家彼此都有需要。一方面,土耳其已经回不到东方,所以不可能和西方决裂。另一方面,土耳其是中东的堡垒型国家,在该地区实力首屈一指,又位于欧亚大陆结合部,是北约的成员。西方也离不开土耳其。”

政变未成余波难平 土耳其难与西方再“亲密”: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