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考生因色弱遭退档 五名律师提请国务院法制办审查高考体检规定合法性

考生因色弱遭退档 五名律师提请国务院法制办审查高考体检规定合法性

考生因色弱遭退档 五名律师提请国务院法制办审查高考体检规定合法性

近日,河南高分考生宋奕辰因“轻度色觉异常”(俗称色弱)被天津中医药大学退档,引发广泛关注。7月21日,宋奕辰补报了东北财经大学法学专业。22日,他被东北财大顺利录取。

同一天,来自北京、深圳、湖北、河南、湖南的黄溢智、辛钧辉、黄思敏、苗杰、张玉娟5位律师以《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下称《体检指导意见》)涉嫌与现行法律相抵触为由,通过邮寄《规范性文件合法性审查申请书》的形式,提请国务院对《体检指导意见》进行合法性审查。

宋奕辰在高考中考出了超理科一本线87分的优秀成绩,宋奕辰第一志愿填报了天津中医药大学的中医学和针灸推拿等专业并服从专业调剂。但由于体检报告显示的“轻度色觉异常”,他被天津中医药大学退档。

天津中医药大学招办工作人员称,对宋奕辰作出退档决定所依据的,是2003年教育部、原卫生部、中国残联联合发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下称《体检指导意见》)。其中,《意见》规定,患有下列疾病者,学校有关专业可不予录取,“轻度色觉异常(俗称色弱)”对应的专业就包括“医学类各专业”。

“可不予录取”意味着高校对于录取与否存在一定的裁量空间。在天津中医药大学招生信息网站上,则写明对色弱考生“不予录取”。

此前河南省招办信访处一位工作人员则向本站新闻透露,省招办曾劝宋奕辰不要报考医学专业,主要是考虑到对以后的工作不利,容易引起事故,但宋奕辰仍然坚持报考了以上专业。

该工作人员表示,军检、招飞、航空等领域向来对考生体检要求严格,像宋奕辰的情况,根据《普通高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高校可不予录取,因此校方退档此举并无不妥。

在微博上,不少网友表示认同校方的做法。一位微博网友评论道:“为了自己的理想不顾自身疾病对以后职业所造成的影响,还觉得是个好事?既然想做医生就得对病人负责、更要对自己负责。色弱都不能完好分辨医学上的器官、病症还谈何救人?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都做不好还怎么看病?”以上看法在网络舆论中较有代表性。

对于校方引用的法规以及拒录行为,5位则律师表示存疑。

北京律师黄溢智律师认为,近年考生体检不合格导致被高校退档的事件频发,应该引起社会对高考体检制度的反思。“学校退档是有据可依,学校没有错,难道是考生这些年辛辛苦苦学习错了?难道身体不好的孩子注定上不了大学,所以从小就没必要努力学习吗?”

郑州律师苗杰指出,《体检指导意见》的内容涉嫌与《宪法》、《教育法》、《高等教育法》相抵触。从性质上讲,《意见》是由教育部、原卫生部、中国残联发布的规范性文件,也就是俗称的“红头文件”。在法律效力上,这种文件低于全国人大颁布的法律。

她认为,依据《教育法》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第三十六条规定,“受教育者在入学、升学、就业等方面依法享有平等权利”;第三十八条规定,“国家、社会、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根据残疾人身心特性和需要实施教育,并为其提供帮助和便利”。然而,按照《体检指导意见》的要求,患有某些疾病的公民,特别是一些残疾公民,被剥夺了平等接受高等教育或平等学习特定专业的机会,在升学方面无法享有平等权利。

深圳律师辛钧辉本身肢体残障,也曾受到高考体检规定的影响。“我考大学那时候,就听说很多学校很多专业,像我这样有残疾的考生不能报,甚至还因为我脸上有疤痕,差点连法学专业都读不成。幸好我报的学校比较人性化,我算是被‘通融’过去了。当时就觉得很不公平。”

长沙律师张玉娟认为,我国大学早就不包分配工作,已经从精英教育转型到大众教育,应该更有包容性。“只要对他人和社会没有危害,就应该取消体检方面的限制。”

武汉律师黄思敏律师指出,国务院《法规规章备案条例》第九条规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公民认为地方性法规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或者认为规章以及国务院各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较大的市的人民政府发布的其他具有普遍约束力的行政决定、命令同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可以向国务院书面提出审查建议,由国务院法制机构研究并提出处理意见,按照规定程序处理。”她表示,正是依据这一规定提出了审查高考体检制度合法性的申请,希望国务院法制办能够考虑其建议。

事实上,我国至少有部分高校开设的医学专业在招收包括视障学生在内的特殊人群。长春大学自80年代起就开始在医学类的针灸推拿专业招收视力残障人,后来招生专业还扩展到康复医学,滨州医学院、北京联合大学等院校的医学类专业也有多年招收视力残障人的经验。2014年,北京联合大学率先招收视力残障人硕士研究生,招生专业正是临床医学(中医)方向。

“网友对残疾人的情况还不太了解,其实中医是对盲人最有利的专业。”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院长、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副理事长许家成向本站新闻指出。

宋奕辰父亲宋晓文多次向本站新闻指出,2003年的《体检指导意见》已不适应社会发展。本站记者查询发现,高考体检制度源于上世纪80现代。1985年,教育部、原卫生部发布了《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标准》,规定先天性心脏病、结核病、麻风病、切除肺叶等众多疾病患者不予录取。

2003年,该体检标准被废止,由《体检指导意见》取代。许家成解释,2003年修订的《体检指导意见》相比之前的体检标准,其实放宽了对残障考生的要求。《体检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进一步放宽对患疾病或生理缺陷者的录取要求。”

但是,残障考生真正被纳入普通高考招生是在近两年才实现的。2015年教育部与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联合印发《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暂行)》,才首次从国家层面对残疾人参加普通高考专门制定管理规定。

“天津中医药大学对录取视障考生保守了一点。”许家成说,“可以请他们到长春大学、北京联合大学看看。”他分析,高校在招收视障学生上可能有两方面顾虑:一来担心视障学生无法生活自理,二来担心视障学生无法完成学业。

许家成认为,视障学生在校生活方面,不会存在太大问题;至于学习方面的担忧,只需学校在教育过程中提供一定的合理便利。“针灸课程就稍微麻烦一点,这是渐入性治疗,要学习查穴位。但是学校可以通过课程调整,让视障学生偏重于中医理论和按摩。”他介绍,以往视障学生只能做保健按摩,现在则进入了医疗按摩领域。近两年北京联合大学的教学实践已经证明,针灸推拿是视障学生的强项,他们在就业时也受到就业单位的欢迎。

作为视力障碍者,2009年毕业于长春大学针灸推拿专业的王瑞认为“色弱不适合学医”的看法既荒唐又过时。

王瑞向本站新闻介绍,其自小有视力障碍,眼睛尚有光感,在盲校上学,学习盲文。2004年,政策规定残障人不能参加普通高考,只能通过单考单招的方式考取大学。而且,只有长春大学和北京联合大学招收视障考生,开设音乐和针灸推拿两个专业。那一年,她顺利考取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针灸推拿专业。

据王瑞回忆,长春大学的特殊教育学院设立了针灸推拿专业,该专业学制5年,当时有2个班共50多人,学生均为视力障碍者。“有的是全看不见的,有的视力稍微好一点点。”

王瑞指出,她所学的针灸推拿专业与其他医科院校开设的专业并无区别,主体课程包括针灸和推拿学。“老师不会盲文,他用通用的教材,我们学生使用盲文教材,但内容都是一样的。”

对于部分网友提出的视障者无法学习针灸一事,她表示了反对。“班上即使眼睛看不见的同学,也要学习针灸。我们班针灸学得最好的是2个全盲的同学,所以说还是要看学习能力,现在他们也已经从事了针灸的工作。”同时,王瑞指出,针灸定位穴位并非用眼睛看,而需要根据身体骨骼的标志、肌肉的隆起来进行定位。

王瑞再举例称,学习人体结构时,虽然无法看到解剖图,但是有人体机构的教具,视障学生通过摸教具上的骨骼、肌肉、内脏,绝大部分都能掌握。

她一再强调,视障人的学习和生活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困难,视觉信息的缺失可以从其他方面弥补。再者,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辅助设施的完善,视障人士从医的可能性将更高。

至于不少人担心的就业问题,王瑞透露,她毕业之后在福州一家按摩医院上班,随后又去了广州一家按摩店相继从事按摩师和企业管理的工作,接着进入了一家公益机构从事公益事业。“同班同学有的去综合医院的按摩科,有的去了按摩医院,还有进入体制内的残联,或者去特殊教育学校当老师,也有自己开店的、打工的,或者跳槽不做这个行业的。”在她看来,视障学生与非视障学生相比,并没有太过特殊,学习如此,就业也如此。

对于《体检指导意见》,王瑞认为:“体检规定里说,有些考生学校可以不录取,但是没说必须不录取。我的理解是,这就给了学校一个自主判断的空间,比如我们学校就欢迎像我这样的残障考生报考,但是有些学校就会拒绝。所以,我看到宋奕辰报考的学校说他们按照规定只能退档,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他们如果正常录取,也并不违反规定。否则,难道我们学校那么多人都是违规录取的吗?”

律师张玉娟认为,现在的高考体检规定很难再适应现实的需要,特别是这些年我国的残疾人教育事业发展很快,2014年起,教育部对残疾人参加高考提供必要的便利措施,比如给视力残障考生提供盲文试卷,准许听力残障考生免试听力,这肯定会增加残障考生上大学的机会。

“但是,如果体检规定还是这个样子,就会出现越来越多像宋奕辰这样的事情。我相信教育部门总不会取消体检不合格考生参加高考的资格,那就只能考虑改革体检制度,让大学能够理直气壮地录取这些考生,既符合制度要求,也保障了考生的利益。”张玉娟说。

对于5位律师提请国务院法制办审查《体检指导意见》合法性一事,许家成认为,提“完善”可能更合适,该文件需要再进一步调整。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院储朝晖此前接受本站新闻采访时指出,即使《体检指导意见》未来进行修订,其修订方向也将更细更严格,而不太可能放宽。对于宋父指出的条文过时的说法,他认为“专业的要求并不会因为时间而过时”。

考生因色弱遭退档 五名律师提请国务院法制办审查高考体检规定合法性: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