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地方新闻精选| 江西一寺院住持侵占公款炒股旅游 获刑8个月

地方新闻精选| 江西一寺院住持侵占公款炒股旅游 获刑8个月

地方新闻精选| 江西一寺院住持侵占公款炒股旅游 获刑8个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江西】寺院住持侵占公款炒股旅游 获刑8个月

近日,江西省会昌县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职务侵占罪,嫌疑人竟是一位寺庙住持。

据《人民法院报》报道,韩某自2015年4月7日被聘请为会昌县吉祥寺住持,负责管理吉祥寺资金及日常事务。2015年4月至2015年10月,韩某在担任该寺住持期间,利用管理吉祥寺资金的职务之便,私自将该寺资金用于个人炒股和旅游,将经手的资金挥霍一空。由于无法交代,韩某在去年10月15日谎称自己要外出一段时间,最少半个月,并留下530元伙食费给该寺人员郭某。伙食费用完后,工作人员多次电话催促韩某早点回寺未果。一个月后,韩某又发短信威胁吉祥寺理事会会长游某不能报警,否则不归还资金。

经查,韩某任吉祥寺住持期间财务账上资金共计67889.52元,韩某侵占该寺款项共计67359.52元。

去年12月,在佛山顺德区,韩某被抓获归案,随后退回部分赃款。近日,以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陕西】诈骗案4年未判 检方曾批警方多算千万亏损

据澎湃新闻报道,2011年陕西延安警方曾办理一起诈骗案,并在次年提起公诉,但四年过去,该案尚未判决。

地方新闻精选| 江西一寺院住持侵占公款炒股旅游 获刑8个月

该案中的涉案人陈延芳是延安市民政系统工作人员,根据起诉书,她被指控以“给油矿供应润滑油、套管,投资修建高速公路”为由,以贷款50万元半年返还10—15万元的高额利息为诱饵,先后从30名被害人手中吸取资金6805万余元,其后,陈延芳给各受害人返款共计2767万余元。最终,检察机关指控其涉嫌集资诈骗4038万余元。此外,陈延芳涉嫌诈骗罪,共涉及金额159万元,诈骗手段均是以为他人安排工作为由,收取受害人10到28万元不等的现金。

据介绍,陈延芳共骗得资金4197万余元,但其中超过的40%的赃款下落不明。

澎湃新闻引用了检方的一份检查意见书,其中称,警方结案时,认定600多万赃款去向不明,但延安市检察院审查发现,警方计算陈延芳购买彩票亏损的款项时,重复和错误地多计算了1054.7万元,加起来,实际去向不明的赃款实际达1700万余元。基于此,检察意见书将错算的原因归结为专案组“个别侦查人员的工作失误”,并要求警方“抽调政治素质高、工作责任心强、业务能力过硬的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尽最大努力查证涉案巨额赃款的真实去向并尽力追缴。

然而,对于这种结果,多名受害人质疑警方算错赃款以及是否尽力追查。该报道称,警方拒绝了采访,而一名法官称,该案不久将进行判决。

【江西】副县长被举报三次仍通过考察 县长因此遭问责

如何选拔干部,一直备受政府关注。今日,中纪委就官员选任公布了一则案例,案例中,一名县长三次收到举报电话,却未如实报告,致有问题的干部通过考察被重用,因此,县长遭到问责,被予以警告处分。

地方新闻精选| 江西一寺院住持侵占公款炒股旅游 获刑8个月

去年4月至10月间,江西省上饶市婺源县委副书记、县长费长辉曾三次收到举报电话,反映副县长宫海存在生活作风问题。费长辉对此反馈称,等他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事后,费长辉找宫海了解情况,宫海让其放心,称自己没有问题;费长辉又向婺源县常务副县长询问了这一情况,得到没有听到过相关反映的反馈。

然而,去年9月,上饶市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致电县长费长辉,问起万年县委常委补缺人选,费长辉以婺源县副县长宫海“工作不错,能力较强”进行推荐。之后,上饶市委考察组在婺源县找费长辉进行个别谈话,了解宫海在廉洁自律方面是否存在不良反映。但费长辉均回以“未听到宫海有廉洁自律方面的不良反映”。

但好景不长,宫海受到重用后不久,便因违纪问题被开除党籍,取消副县级待遇、降为科员,并造成不良影响。

而费长辉也因收到举报后并未如实向组织报告,导致存在问题的干部通过考察被重用,在选人用人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受到问责。2016年2月,经上饶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并经上饶市委常委会批准,决定给予其党内警告处分。

【海南】一男子在“黑”诊所打针致死 卫生局称无法确定具体死因

据《海南特区报》报道,家住海南省临高县调楼镇的一名60多岁男子,感冒发烧后因在一家黑诊所打针,随后送命。

地方新闻精选| 江西一寺院住持侵占公款炒股旅游 获刑8个月

根据报道,该男子的儿子吴先生称,父亲感冒后在同村的焦再秋家打了针,休息了几个小时,第二日出海打渔时,发现自己有尿血的症状且左臀部肿胀。3天后,该男子开船回到家中,在家人陪伴下前往医院检查,被发现,双肾多发囊肿,膀胱尿液浑浊等。吃药并未好转。3天后,即5月12日,前往海南省人民医院检查,检查后打了2天吊针,病情有所好转。然而5月26日,该男子病情加剧,被家人送到海口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出现左臀部组织感染和溃烂,医生称“有很大可能是焦再秋打针部位不当导致局部肌肉血液不循环”。该男子在5月29日治疗无效离开了人世。

料理完父亲后事,吴先生认为父亲离世可能是焦再秋打针导致的,向临高县卫生局反映。卫生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死者已安葬,无法确定死因,只能慢慢调查。

据报道,临高县卫生局副局长钱尚松称,目前无法确定具体死因,也无法确定是不是因为焦再秋打针引起的。如果想要查清死因需要家属配合做尸检。

然而,对另一名当事人焦再秋涉嫌非法行医的问题,临高县卫生监督管理所方所长表示,焦再秋前几年考从业资格证没通过,就在家里开了个小诊所,但去村里检查时,都没有发现焦再秋非法行医的证据和药品。

本站新闻记者在检索时发现,海南临高过去几年曾多次整顿清理黑诊所及非法行医的问题,甚至有媒体在2014年曝出,即使在整顿清理后,临高等地仍然黑诊所泛滥。

【陕西】产妇大出血致死 监控显示医护人员玩手机未回应家属

今日,《华商报》报道称,陕西绥德一产妇在日前产子后大出血,随后身亡。监控显示,在产妇大出血过程中,妇产科医生护士聚在一起说笑玩手机,未回应家属请求。

据报道,35岁的贺某入住的是陕西绥德县医院。据其丈夫介绍,当日下午3时39分,贺某顺产一名男婴后被推入待产室观察,不久家人发现产妇出血较多,去问主治医生周大夫,被告知属正常现象。报道称,家人几次去找大夫,大夫先是说让产妇坚强些,不要太娇气,随后又开了“宫缩素”。据家人称,出血持续到17时20分左右,大夫才来查看,随后把贺某送进了抢救室。

华商报报道称,绥德县医院妇产科的监控显示,当天16时21分、16时31分,即产妇出血过程中,患者家属两次来到护士站,几个医护人员正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看手机,对家属的请求没有做出反应。

贺某被送进抢救室后,又面临血液短缺的问题。由于绥德县医院没有血库,医院要求家属去找血。家属说,他赶紧托人去另一家医院找血,先后要来6个单位的血液,但当晚9时20分,贺某还是离开了人世。其丈夫称,在进到抢救室时,没有看到大夫和护士,妻子身上插满管子,也没有人通知他们病人已死亡。

绥德县医院随后出具的一份“关于产妇贺某救治过程及死因的初步判定”显示,产妇死因初步判断为羊水栓塞、DIC形成,致呼吸循环衰竭,因病情发展迅猛,抢救无效死亡。对于救治程序,医院称:当日16时10分,产妇宫缩良好;16时40分,出血100毫升;17时20分,出血约800毫升,患者病情急转直下,医院启动抢救程序。

报道称,对于医院在事件中是否存在不合规定的问题,院方不予回应。而绥德县卫生局副局长李小平表示,目前,有专人正在调解此事,至于医生是否要负责任,需要先进行医学鉴定确定。绥德县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张主任表示,目前,双方在赔偿金额上有较大分歧,如果调解不成,患者需要走司法程序来处理这件事。

 

地方新闻精选| 江西一寺院住持侵占公款炒股旅游 获刑8个月: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