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带精液的纸巾还是毛巾?克林顿夫妇传记作者出现重大漏洞

带精液的纸巾还是毛巾?克林顿夫妇传记作者出现重大漏洞

带精液的纸巾还是毛巾?克林顿夫妇传记作者出现重大漏洞

图片来源:网络

一个美国特勤局前特工出版了描述克林顿白宫生活的宫闱秘史。他在调查克林顿和白宫实习生的莫妮卡·莱温斯基的风流韵事中扮演关键角色。这本书炙手可热,大大满足了观念保守的读者的胃口。

上个月,新书《人品危机》正式与读者见面,然而作者盖瑞·伯恩(Gary Byrne)却高兴不起来,他正苦恼于如何解释自己书中处处矛盾的说法。这本书曾登上亚马逊畅销书榜首,而当时恰逢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正为入主白宫开足马力。

带精液的纸巾还是毛巾?克林顿夫妇传记作者出现重大漏洞

Buzz Feed报道,伯恩在书中声称自己销毁了怀疑沾染精液和口红的毛巾,然而这个说法却与他在1998年的证词有很大出入。当时那起调查由肯尼斯·斯塔尔(Kenneth Starr)带领完成。

在当年的证词中,时任特工的伯恩说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毛巾,他只听到白宫管家巴雅尼·奈维斯(Bayani Nelvis)抱怨清洗毛巾这件事,从而自行推测这是莱温斯基和克林顿发生关系的证物。

6月27日,在Business Insider的采访中,伯恩坚称他的两处说法没有矛盾。

这位前特工表示,由于1998年出庭作证时,他被授意只针对调查官的问题进行按照字面上的直接回答,因此,调查者错过了从他这里问出真相的机会。伯恩声称,调查者只问了他关于沾染精液的纸巾的事,而没有提及毛巾。

“这是两回事,一个是带口红的毛巾或者其它东西,一个是纸巾。他们不停地说纸巾、纸巾、纸巾。我曾发誓必须说出真相,但我没有义务去戳穿总统。我不想对调查者透露那些风流韵事。”伯恩说。

在记者的追问下,他补充道:“那真的是毛巾,而调查者问的是纸巾。我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我想强调的是,我没有义务纠正他们的表述方式,我只需要回答关于纸巾的问题就够了。”

在对伯恩证词进行了更详尽的检查后,更多矛盾显现了出来。

Business Insider重温了1998年夏天和秋天的多份证词,伯恩在其中一份证词中说道,当他和奈维斯穿行过白宫时,奈维斯带着“纸巾或者毛巾”。伯恩在1998年6月回答调查者的问题时,相较于1998年7月17日的大陪审团证词,他交换使用“毛巾”和“纸巾”两个名词来描述事件经过。

伯恩在1998年6月25日的证词中说道:“他拿着纸巾或者毛巾,我不记得是哪一个了。他说他不想再清洗这个垃圾,这么做是不对的之类的话。我不记得他是不是对我说的——他肯定是对我说的,因为我不记得我见过这个东西,但我记得那些毛巾上有口红。我相信那是毛巾,因为他说过要把它们放进洗衣机之类的话。”

“然后我说,‘奈儿,谁会看到它呢?’他说,‘是啊,你说得对。’我说,‘或许你最好把它扔了或怎样,你懂得会发生什么后果。

“他手里有一个塑料袋,我想那是垃圾袋。这是可疑证物之一。我们把它留在现场,然后我就转身走出去了。”

在伯恩的数份证词中,他声称自己不记得看见过沾染口红的毛巾或者纸巾,而且不记得是否和奈维斯一次或者多次谈论到它们。原本伯恩也说他认为口红是一个白宫职员的,后来又说他猜测口红是莱温斯基的,之前是因为他“糟糕的记忆力”而弄混了。

带精液的纸巾还是毛巾?克林顿夫妇传记作者出现重大漏洞

即使如他所说,他不想暗示或误导调查者,但他很乐于提供与口红相关的细节。1998年6月25日,当他被问及是否见过纸巾或者毛巾时,伯恩澄清那是白色的厚绒布,但他补充说不记得在上面见过污渍。

但当伯恩写书时,故事有了戏剧性的变化。

书中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销毁毛巾的细节:“每一个到了高中的男孩都能辨识出这些污渍,白色、透明、半粘稠,而且它已经渗透进了布中。我把这恶心的亚麻布放进了垃圾袋里,藏在我位置旁边的一个抽屉里。直到漫长的一天结束,我都没让那个抽屉离开我的视线。我把垃圾袋放进健身包里,然后将包放到我的车上,整个过程有点惊险,但是我成功了。我被困在华盛顿拥挤的车流中,此时我开始担忧,自己是否违法销毁了证据呢?”

伯恩在接受Business Insider采访时表示,自己在写书时,没有和任何特勤局的前特工交谈,完全凭借自己的记忆。

Buzz Feed指责伯恩的书中存在许多自相矛盾之处,他对此说法表示质疑,认为这无非是“故意污蔑”他的“信誉”。他还声称主流媒体拒绝他上节目,企图堵住他的嘴。

“很明显写篇报道的人是克林顿的支持者”,伯恩这么评价Buzz Feed的作者,“他就是问题的一部分,他想让他的故事进行下去,这个虚构的故事就是——希拉里是个伟大的领导者。但她不是,她不是一个领导者,甚至不是伟大的追随者。”

6月28日,Business Insider请伯恩作进一步澄清,然而他没有回复这一要求。

针对此事,美国特勤局试图和伯恩撇清关系。特勤局前特工联合会曾少见地发表声明,对拜恩的诚信度表达质疑。

《政治家》(Politico)在声明中这样写道,“如果作者在一本书中声称,他从头到尾出现在了那么多所谓真实的小插曲中,那么人们应该对这种书的可信度和内容抱有怀疑态度。如果一个人从没有过人事管理或项目管理的经验,却对机构的管理做出指责,这种指责是空洞无据的。另外,为什么一个雇员会等到他的任职结束超过十年之后,才把他所称的真相公诸于世呢?”

(翻译:杨一也;编辑:陈升龙)

带精液的纸巾还是毛巾?克林顿夫妇传记作者出现重大漏洞: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