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失意者桑德斯和他的“美丽革命”

失意者桑德斯和他的“美丽革命”

失意者桑德斯和他的“美丽革命”

当地时间7月27日,美国费城民主党大会上,一名桑德斯支持者打扮成自由女神的样子,高高举起写着桑德斯名字的标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早在1969年,刚刚跟随一大波象征叛逆和自由的嬉皮士搬往佛蒙特州、在贫困生活中苦苦挣扎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就憧憬了这样一幅美丽的革命图景:

“革命已经到来,这是个非常美丽的革命……之所以美丽,是因为从最深层意义讲,它是静悄悄的、温柔的,也是无处不在的……最重要的是,在这场革命中,不需要枪支、不需要指挥、不需要高声喊叫的‘领导人’,也不会有恶意媒体指责其他人反革命。当两个陌生人彼此微笑,当一个父亲拒绝把孩子送到‘毁’人的学校,当亲密的交谈展开,当人们开始信任彼此,当一个年轻人拒绝去战场……革命就开始了。”

三年后,首次踏入美国选举政治圈的桑德斯在参议员选举中大幅败北,而且事实证明,这只是一连串失利(两次竞选参议员、三次竞选州长失败)的开始。

在这前后,他生活困顿至交不起电费,被房东赶出而被迫借住在他的挚友、也是后来在他竞选总统时为他担任顾问的Richard Sugarman家中。据Sugarman后来的回忆,很多个清晨,桑德斯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没有疯”(we are not crazy),而不是“早上好”。

近半个世纪后,超过1300万桑德斯的追随者用眼泪证实了他的判断。

在本周正在举行的民主党全国大会上,桑德斯在表示全力支持民主党提名人希拉里的同时,呼吁他的追随者为希拉里投票。在他发表这段象征着党内团结的主旨演讲时,台下为他投票的一些党代表们脸上挂满了泪水。

“我知道在这个大厅里,以及全国各地,许多人都对初选提名过程的最终结局感到失望。我想,公平地说,没人比我更加失望,”但他还是坚定地表示,在希拉里和共和党提名人特朗普之间,前者“必须成为美国总统”。

他的演讲结束后,许多桑德斯支持者含泪退出了会场;场外一些人在拥抱哭泣,还有一些以静坐等各种形式表示抗议。就连桑德斯自己,在他哥哥拉里·桑德斯为他投票时,也几乎抑制不住眼里的泪水。

失意者桑德斯和他的“美丽革命”

在民主党初选中,名不见经传的桑德斯意外加入战局,对前第一夫人、前国务卿、在党内政治根基颇深的希拉里一度构成了严峻挑战,最终他以1894票对2807票输给了后者。

对于为什么要站出来挑战“建制派”希拉里,桑德斯去年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是这样解释的,作为一个中下层阶级出身的人,他参与竞选不是为了“实现某种长期以来的野心”,而是因为今天的美国面临一些他认为建制派不会去解决的“极大的危机”,比如收入不平等、中产阶级的萎缩等。

桑德斯曾自称对政治的兴趣从孩童时期就开始了,在提到他的宗教信仰时,他说犹太人这一身份以‘深刻的方式’教会了他什么是政治。“1932年,一个名叫阿道夫·希特勒的人被选举上了台,”他告诉《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他赢了一场选举,然后5000万人因为这场选举在二战中丧生,其中包括600万犹太人。所以还是小孩子的我就明白了,政治事实上相当重要。”

自那之后,这位自封为民主社会主义者的第二代波兰犹太后裔就走上了一条颇有堂吉诃德式精神的道路。1960年代初正是嬉皮士精神初现之际,在芝加哥大学攻读政治学位的桑德斯加入了数个标榜社会主义的团体和人权运动组织。1962年,为抗议学校的宿舍种族隔离制度,他在校长办公室组织了芝加哥历史上首个民权运动静坐抗议。他还参与了1963年的华盛顿民权抗议游行,就在那次活动中,马丁·路德·金发表了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除此之外,他也是反战、反警察暴力等活动的积极参与者。

但直到1972年他才正式参与政治选举,最初的几次选举都以失败告终,一直到1981年,他在Sugarman的建议下参选佛蒙特州伯灵顿市长并获胜,之后三度连任,然后先后进入众议院和参议院,成了“美国国会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独立人士”。去年4月底,宣布以民主党人身份参与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

在上任伯灵顿市长之前,桑德斯一直缺乏稳定的事业和收入来源,他做过木匠,当过农民、尝试过创业,也给媒体写过稿子,经济困顿到一度被迫暂住在Sugarman家中,但他从未放弃过他的“革命”理念。

比如,他曾利用创业所得,自费为劳工组织和社会党领袖Eugene Debs制作了一个纪录片。1920年,后者曾在狱中参选总统并获得了近百万民众的支持。

这些经历都体现在了他竞选总统时的理念中:反对华尔街的贪婪、要求将最低工资翻倍、让医疗体系覆盖所有民众,减轻大学生的费用负担等等。有分析说,如果他当选,不仅整个民主党,甚至整个国家,都可能像北欧国家挪威的方向演变。

他的这些理念也被贯彻在具体的竞选过程中,比如,他在竞选中没有使用通常由富豪支持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而是全部依靠来自支持者的小额捐款。截至6月,桑德斯共收到了约700万美元个人捐款,平均每笔只有27美元,这其中捐款最多的是那些没有工作或退休的人。

他的理念也激发了民众的热情,其风头甚至在很多地方的竞选集会上胜过了希拉里。尽管最终没能敌过建制派(他曾抗议初选过程中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立场倾向于希拉里,无论是在党内辩论的安排上,还是在超级党代表的制度上,这一点已经被新“邮件门”证实),但他的“革命”精神和理念已经深深被烙进了这次大选中。

在竞选过程中,在桑德斯的步步紧逼下,希拉里被迫在贸易等问题上不断左倾;在获得提名后,为拉拢桑德斯的支持者,维护党内团结,希拉里团队也做出了很多承诺。当地时间周三,希拉里刚刚宣布了一项为贫困家庭减轻公立大学学费的计划,被桑德斯赞为一个“非常大胆的”举动。另外,在大银行监管、上调最低工资以及医保改革等方面,希拉里团队也做出了一些更倾向于桑德斯所说的“进步”(progressive)理念的承诺。

在宣布支持希拉里后,桑德斯曾表示,“我们必须继续战斗,创建一个为我们所有人而不是上层人士服务的政府……这是我将承担的任务。”

“变革从来不会从上而下发生,而是会来自底层。任何告诉你我们不能改变现状的人,都不要去相信。” 在25日发表的一篇推文中,他继续呼吁道。

为此,他在费城做主旨演讲时重申,他将发起了一个招募、培训和选举候选人的政治组织,名字就叫“我们的革命”(Our Revolution)。

在希拉里创造历史成为首位主要党派女性提名人的同时,桑德斯和他的“美丽革命”正在改变着美国,而且还将继续下去。

失意者桑德斯和他的“美丽革命”: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