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法国媒体如何反思恐袭报道

法国媒体如何反思恐袭报道

法国媒体如何反思恐袭报道

7月19日,法国巴黎民众持续悼念尼斯恐怖袭击案遇难者。 来源:视觉中国

自2015年1月《查理周刊》杂志社遭遇恐怖袭击以来,法国各地频频成为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2015年11月13日的巴黎、2016年7月14日的南部城市尼斯、7月26日北部城市鲁昂附近的一座教堂。

一次次流血见证了极端分子的残忍、反恐斗争形势的严峻、社会对立情绪的加剧和民众安全感的缺失。法国新闻媒体对不断发生的恐袭给予了高度关注。最初,它们只是报道袭击事件,组织专家分析反恐形势及法国政策得失,而最近,它们已开始对自身在反恐斗争中所起的作用进行反思。

不充当帮凶

7月27日,法国《世界报》、BFM新闻电视台、法国电视24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广播电台欧洲一台等多家法国媒体宣布,今后不再刊登制造恐怖袭击的极端分子的照片或播放他们的画面。欧洲一台甚至宣布,不再在报道中提及他们的全名,而只用首字母缩写代替。

这样做的目的是不给这些极端分子“露脸”或“出名”的机会。因为,制造轰动效应、成为所谓“圣战英雄”往往是这些人追求的目标。

为此,不少极端分子故意在犯罪现场留下自己的证件或可以追查到他们身份的“蛛丝马迹”。尼斯恐袭案凶手在屠杀前还在租来行凶的货车里自拍,鲁昂教堂恐袭案制造者竟然将对神职人员割喉的全过程拍摄下来。这些做法都反映出极端分子对“以身殉道”光荣感的心理渴求。

正如法国反恐问题专家、心理分析师费迪·本斯拉马所说,恐怖袭击的凶手原本大多是默默无闻之辈,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他们梦想“成功”和“荣耀”,希望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成为其他极端分子眼中的“英雄”。

本斯拉马认为,不能忽视“成名”对这些情绪不稳、精神彷徨的年轻人的吸引力,他们可以为获得震惊世界的“成就感”铤而走险、滥杀无辜。

法国一些媒体现在决定不再给极端分子满足这种畸形心理需求的机会,不再做客观上替恐怖组织宣传的帮凶,以免刺激更多极端分子去效仿。

《世界报》社长费诺利奥在一篇社论中说,该报决定不再刊登恐怖袭击凶手的照片,尤其是恐怖组织宣传材料中的照片,以免让他们死后“成名”。BFM新闻电视台编辑部主任贝鲁也表示,不想把极端分子摆在与恐袭受害者同等的位置,不想在他们滥杀无辜后还把他们生前微笑的照片拿来展示。

反思与压力

实际上,这些法国媒体的决定一方面是从职业道德角度对恐袭报道主动思考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迫于外界压力。法国媒体此前因报道恐袭事件不当而多次遭到批评。

2015年1月,法国媒体在报道《查理周刊》杂志社和犹太杂货店恐怖袭击事件时就受到“干扰警察、使人质生命面临威胁、对受害者缺乏尊重”等指责。

尼斯恐怖袭击发生后,媒体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不断有法国专家和政界人士提出,媒体应该自律,不能无意识地“散布恐慌情绪”并成为替恐怖组织宣传的“帮凶”。法国反恐法官贝尼舒最近甚至指责法国媒体“助燃恐怖主义”。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上出现了征集签名活动,反对媒体刊登极端分子的照片,此举得到不少网民积极响应。

最近,法国一些右翼议员还要求法国最高视听委员会处罚法国电视二台和电视一台。原因在于,电视二台在尼斯恐袭后采访了一名男子,当时播出的画面上可以看到他刚刚不幸遇害的亲人就躺在旁边。这些议员认为,该电视台这样做是在“传播恐怖”。而电视一台受到指责的原因在于,他们播放了尼斯恐袭凶手生前得意洋洋的自拍照。

分歧和争议

尽管一些法国媒体主动宣布不再刊登极端分子照片,但他们也并不相信这样做就能阻止恐怖活动发生。正如BFM新闻电视台编辑部主任贝鲁所言,此举主要是为了照顾受众的感受。

不过,包括法国电视台在内的其他一些媒体则不准备妥协。他们不同意一些媒体的“回避”政策,决定一如既往地全面报道,不回避极端分子的照片和姓名。

法国电视台新闻部主任费尔德提到对极端分子“匿名化”处理的缺点时表示,不提极端分子的姓名,也不让他们露脸,只会助推阴谋论的传播,令民众紧张情绪加剧,因为一些民众原本就怀疑媒体没有说出全部实情。

法国电视24台记者纳斯尔也反对“回避政策”。在他看来,认为极端分子为在媒体上露脸而实施恐袭的说法过分强调了心理因素的作用,而实际上他们是在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实施行动。

观察人士认为,法国媒体关于这一问题的分歧和争论或将继续。不过,目前的讨论仍局限在行业自律和职业道德范围内。随着恐袭威胁加剧,法国民众的看法也在悄悄发生变化。

最新民调显示,一向视“民主”、“自由”高于一切的法国人开始逐渐接受牺牲部分个人自由和隐私以换取安全保障的观念。当生存权受到威胁时,每个人都会懂得,先得平安活着才能奢谈其他权利。

法国媒体如何反思恐袭报道: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