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谁导演了土耳其未遂政变这部“好莱坞电影”?

谁导演了土耳其未遂政变这部“好莱坞电影”?

谁导演了土耳其未遂政变这部“好莱坞电影”?

当地时间2016年7月31日,土耳其安卡拉,当地民众参加反政变游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谁导演了土耳其上个月意图推翻总统埃尔多安的未遂政变?在幸存下来的政府对军方、媒体甚至教育系统持续进行大清洗的今天,真相依旧扑朔迷离。

7月15日政变发生后,总统埃尔多安第一时间指责流亡到美国的该国伊斯兰宗教领袖葛兰(Fethullah Gülen,又译居伦)为幕后策划者,考虑到后者在土耳其的巨大影响力和过去几十年对该国政治和社会领域的渗透,这种说法并不奇怪;不过葛兰及其旗下名为Hizmet(意为“服务”)的民众运动组织(下称“葛兰运动”)无数次拒绝了上述指控。

当地时间7月31日,葛兰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首次承认发动政变的人中“或许有一些”同情“葛兰运动”的人,但仍坚称自己与政变无任何直接关系。

“我一直反对政变,我诅咒政变,”他说,“我会诅咒那些针对民主、自由和共和发动政变的人。”他还呼吁由国际机构就土耳其政府的指责展开调查。

7月15日晚间,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部分军官企图发动军事政变;到次日中午,土耳其军方便宣布正式挫败政变企图。土耳其政府称,已知至少有8651名该国武装力量成员参与了政变,占该国全军人数的1.5%。在这个持续了仅数个小时的过程中,共有270人死亡,其中包括24名反叛人士。

埃尔多安称,葛兰和他的追随者策划了这次政变。现年75岁的葛兰于1999年自我流放至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至今一直处于隐居状态。

“在这件事(政变)上,若是我口头上告诉过任何人什么,或者有过什么电话交谈,如果其指责中有哪怕十分之一是正确的……那我就会低下头说,‘他们说的是对的。让他们带走我吧。让他们绞死我吧。’”他告诉CNN。

如果不是葛兰,那么是谁应该为这场政变负责?

“一些人导演了一幕剧,然后有些人显然是粉丝,把一部分人拉入了其中,”他说,“这更像是一场好莱坞电影而不是军方政变。似乎更像是个导演好的场景。从目前所见来看,可以理解为他们打好了基础,来实现他们已经计划好的事情。”

在这之前,葛兰也曾发布声明暗示,有人导演了这场政变,当被问及这是否意味着导演者可能是埃尔多安本人时,他说,他会“认为这样的指责是毁谤”。

土耳其政府和埃尔多安将矛头指向葛兰并非毫无根据。葛兰追随者甚众,据信在土耳其占了民众的10%,其势力深深植入土耳其军方、政坛和社会中。

不仅如此,他还是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与葛兰相关的智库、企业、学校和出版物等遍布全球。他的势力到底有多大?《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指出,凡是试图曝光其组织的人,最终经常会发现陷入被指控、入狱等各种麻烦。

一名记者曾这样说,“哪怕在伊斯坦布尔大街上当众焚烧埃尔多安雕像,其结局也要比调查葛兰主义者好。”

叛变期间因不愿反叛而被当成人质的土耳其军队最高统帅曾表示,在被囚禁期间,一名叛兵曾提议让他直接与葛兰接触——虽然也有声音指责这种说法的可信度。

土耳其副总理Nurettin Canikli近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称,葛兰运动的追随者“已完全被洗脑”,“已被催眠,就像机器人一样。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是潜在威胁,”他说,“他们可能会实施包括自杀式炸弹在内的各种袭击。”

据法新社报道,土耳其一名资深官员匿名透露说,该国国家情报机构(MIT)截获了近4万名葛兰追随者(其中包括600名军方人士)早在政变前发送的加密信息,并已开始展开破译工作。该官员还补充说,其中“大批人直接卷入了政变中”。

相比葛兰,更大的疑问指向美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埃尔多安显然不满足于指控葛兰,最近几周,埃尔多安及其政权越来越多地将矛头指向了美国。

俄罗斯“卫星”新闻报道称,土耳其检方近日在一份诉状中宣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中情局(CIA)为葛兰追随者提供了培训;埃尔多安上周暗示,葛兰在这场未遂政变中是个“代理人”,而美国情报机构和官员是背后的“策划者”。

对此美国国务院表示严厉谴责,称这样的指控“完全错误,危害双方关系”。

土耳其经济学家、哈佛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在一篇博文中探讨了美国作为背后主谋的可能性。

他认为,跟普通土耳其人所想的不一样,美国很可能对政变真的一无所知,因为这对美国来说风险太大而收益太小;但不排除政府中的一些势力,很可能是情报机构中的人士,出于美国外交利益考虑在保护葛兰。

这在葛兰获得美国居住权的过程中多少有所体现,美国政府曾两次拒绝向葛兰发放绿卡,但两名中情局雇员曾以个人名义为葛兰写过推荐信。

土耳其已正式向美国提出了引渡葛兰的要求,不过CNN称,根据与土耳其签署的协议,华盛顿方面只有在一个人犯下“可引渡罪行”的情况下才能被引渡,而埃尔多安指控葛兰所犯下的叛国罪并不在其中。美国政府已表示要求获悉针对葛兰指控的所有事实证据。

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曾就此事在答记者问时说:“我对埃尔多安总统,以及对任何曾问这个问题的人说的答案都是一样的。美国在处理外国政府的引渡请求时有程序要走,程序由条约和法律来管理,这不是我能做的决定。”

葛兰则表示,被引渡回土耳其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他们会不惜一切手段,”他告诉CNN,“最重要的是,他们(土耳其政府)会不会按照法律原则来行事。”

未遂政变发生后,土耳其政府展开了大规模的清洗,迄今已有近两万人被拘捕,约40%的将领被清除、超过6.6万名公务员被解雇,140多家媒体遭关闭等等,而清洗还在继续。

土耳其副总理Nurettin Canikli为这些行动辩护称,所有成为打击目标的人都已获得“100%的认定”,而目前拘留的人不过是“冰山之一角”。

土耳其能源部长Berat Albayrak上周表示,在政变发生前,政府已经罗列了一个葛兰追随者的名单,并计划于今年夏天展开一次大清洗。

另外一些分析也指出,当局清洗的速度以及牵涉的人数之多,也意味着当局可能早已做好了突袭准备,而且对想要抓捕的对象早已心知肚明。还有一些报告暗示,土耳其情报机构MIT在政变发生前几个小时已经得到了风声,但没有向当局汇报。

这似乎也从另一个角度验证了葛兰的暗示:说不定真是埃尔多安导演了这一幕针对自己的政变。

正如以色列《国土安全报》7月27日刊发的一篇评论所说,那些认为由于埃尔多安正在台上因此无法导演政变的人忽视了一点,那就是他或许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推翻这个伊斯兰世界中的民主典范,并向个人专权转变。

相关阅读:【专访】中东问题专家李绍先:土耳其政局非常不明朗 不排除再次政变

谁导演了土耳其未遂政变这部“好莱坞电影”?: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