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南极旅游的初衷是提醒人关注环境 但能管用吗

南极旅游的初衷是提醒人关注环境 但能管用吗

南极旅游的初衷是提醒人关注环境 但能管用吗

南极洲旅行的游客。 图片来源:亚历克斯·马歇尔

6月29日下午3点,南极洲将迎来自己的关键时刻,就好像校园选拔时刻之于篮球队,或者是橄榄球队员的最后转会期限。

同一时刻,40多家大大小小的邮轮公司登陆上国际南极旅游经营者协会(IAATO)的网站,预定未来一年在南极洲的各个景点,以求有效地瓜分南极半岛。这之中,有几个几乎让所有公司都心向往之的景点:例如一家英国邮政公司总部所在地拉可罗港(Port Lockroy);又如紧邻火山口、温暖到可以游泳的迪塞普逊岛(Deception Island) 。

由于冰层的不断变化,具体何时登陆南极往往需要在最后一刻才能确定。而这个过程,也是南极洲旅游行业确保大陆脆弱的环境和野生生态(那些随处可见的企鹅、海报和海鸥)不被游客所破坏的方式之一。另外,旅行公司也不可以在宣传手册中写明南极洲动物的聚集地,以避免游客们提出游览观看的需求。

但是,这些方案背后,还有一个更不可告人的理由:为了保持南极洲那遥不可及荒野的神秘感,让每一艘游轮看起来都像是航行在前往南极洲的唯一途径。

“人们渴望前往南极,因为那儿还是一片净土,”IAATO交流与环境官员阿曼达·林斯(Amanda Lynnes)表示,“我们不希望一船游客刚刚登陆南极洲,另一船游客已经在不远处等着他们离开。”

南极旅游的初衷是提醒人关注环境 但能管用吗
现有的法规规定了游客与南极洲动物的最近距离。 图片来源:亚历克斯·马歇尔

可以说,南极洲依然是目前世界上游客最少的旅游胜地,只有在每年11月至3月期间,南极洲的气温才足够温暖,适宜旅行。2015年-2016年期间,只有38478人登陆了南极洲大陆。

然而,假设从阿根廷的乌斯怀亚到南极半岛然后返回,这段11晚的旅程每名游客花费8000美元,整个南极洲的旅行产业估值也要达到年均3.08亿美元。这个数字也可能被低估了:那些抵达南极点然后往返的“深度游”,单个游客的费用往往达到五万美元。

游客们对于南极洲的兴趣也在快速升温。IAATO预测,明年南极洲的游客访问数量将上升14%,达到43885——只比2008年经济衰退前的峰值稍显逊色,但实际登陆南极洲的人数将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2008年,许多游客只是到达半岛,通过望远镜远眺南极的冰山)。

主要的游客来自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不过中国游客的数量正在迅速攀升。上一季度,4000多名中国游客抵达了南极,而十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有99人。还有报道称,中国企业也正在试图开发南极旅游业。

尽管如此,科学家们对于南极旅游业几乎没有提出什么反对。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专家史蒂芬·乔恩(Steven Chown),曾是政府间会议中科学委员会的南极研究代表,他表示:“我不是说这其中没有任何风险,但我倒觉得,旅游业或许是未来可以预见的一种良好的管理模式。”

IAATO已经对许多地点做出了引导性的规定,史蒂芬指出,这些规定限定了单次登陆南极洲的人数、游客应当与野生动物保持的距离甚至游客的行走路线等。

“对于南极洲的这种管理模式很好,应该继续保持下去,”他补充道,“如果失控,就会出现问题。几乎所有的南极的活动都在严格的控制中进行。但如果只是到处在南极洲进行科研——几步一个科研站——没有人去关注环境,这最终也会带来问题。”

即便存在这样的观点,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应当注意对南极洲的保护。上个月,南极治理(南极大陆的管理系统)的会议上——新西兰和印度提出了关于发展南极旅游业的战略方案,可能会让南极的旅游业监管进一步加强。同样的,南极与南大洋联盟(该地区的主要非政府组织)也发表了论文,称南极半岛的一些地区不应受到侵犯。一些景点的“承受能力”也需要做出评估,尤其是现在旅游业正密集地安排在2平方英里的区域内,这种情况令人惊讶。

“目前旅游业的管理良好,但现状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该联盟的代理执行董事克莱尔·克里斯蒂安表示,“IAATO的许多规定并非强制性的,”她指出,南极洲的“野生环境”已经被遭到了一些破坏。还有报道称,一些游客在南极洲目睹了捕鱼船捕捞磷虾。这些捕鱼船虽然可能是可持续性的,但却依然成为了不和谐之音。

南极旅游的初衷是提醒人关注环境 但能管用吗
南极游客。 图片来源:亚历克斯·马歇尔

这些新出现的人类活动,逐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例如,虽然IAATO最近禁止了娱乐用途的无人机拍摄,但是,利用无人机拍摄南极风光的需求仍在上升。

去年,经营南极深度游的南极物流与开发公司也在冰面跑道上测试了波音757飞行,让人们开始担心,商业飞机是否会在南极大陆心脏地带直接着陆。不过,该公司坚持称,这并非他们计划之内的事情。

“我们目前使用的是适用于远程着陆的俄罗斯货运飞机,这不是什么豪华型的飞机,对于一些高端顾客,显然他们会对其他类型的飞机更感兴趣。”该公司市场与营销专家莱斯利·威克斯表示。

无论如何,运营商一再确保自己不会出现问题。南极洲独特的环境是他们生意的关键,没有什么会破坏这一点。

“过去,我们还会有一些搭便车的乘客,他们没有遵守IAATO的规定,过度开发景点而导致南极洲野生环境的破坏,这导致了一些误解,”海达路德游轮总裁丹尼尔·柯叶达(Daniel Skjeldam)表示,“幸运的是,现在有强有力的监管制度,这种监管是符合我们的利益的。”丹尼尔说。

他认为,即便新的监管规则得以通过,对南极洲旅游开发的禁令也绝对不会出现。“将地球上的一些地区列为旅游业禁地,只会带来挑战。让游客们亲眼见证因为气候变化带来的南极洲水位上升,这种亲历会让他们切身体会环境问题,等他们回到家中,对南极问题的关心也会上升。这是一件好事。”丹尼尔说到。

(翻译:周依帆)

南极旅游的初衷是提醒人关注环境 但能管用吗: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